“行猛路不如搭着渡”……在交通工具不那么发达的年代,仙市官渡发挥着重要作用

潮汕地区有这样一句老话:“行猛路不如搭着渡。”在交通工具不那么发达的年代,贯通潮汕的水路是主要交通脉络,而密集分布的渡口则是这个脉络中的主要节点。不过,随着交通工具的现代化以及交通的发达,韩江下游的许多渡口几近消失。现在,我们只能透过其中的一些遗存,拂去岁月的层层尘埃,寻找久远的故事。

在澄海区溪南镇仙市村村委会里,有一块高1.3米、宽0.7米的石碑,这块石碑与清康熙年间澄海知县王岱有关。


潮汕文化爱好者余俊丰告诉记者,这块康熙年间的王岱官渡碑,记录了当年渡船的纠纷。当年,有一些有势之家将渡口据为己有,他们互相争竞、控告不休。王岱为了顺民怨,特立石记碑,以还渡于民。这反映了清代地方政府对水路的管理和对渡口及乡间诉讼的重视程度,同时也是王岱治潮任职期间廉政为吏、勤政爱民的具体表现

潮汕文化爱好者余俊丰
石碑是村里老人在本村洪厝围一带发现的。余俊丰在看到这块碑后,对碑文做了分析。他认为,这块碑原本应该设立在当时的澄海县苏湾都仙市乡的一个官渡渡口边上,是王岱所设立的告示碑。那么,这个古渡口现在还存在吗?它是否如往昔那般熙熙攘攘呢?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仙市村文化广场附近的一条小路,寻找它的踪迹。

澄海区溪南镇水利所退休老干部江万有说:“这里就是以前的仙市关,原本是一个渡口。当时这里有三段桥,在上段有一个路口,一边通往溪边,一边可让人们从下面走上来。房子的这个地方原来是一片森林,种满了朴子树。仙市关靠着狮山,外面都是水。在我小的时候,狮山还很漂亮,但到了我这一代,老渡口已经被堆积了

澄海区溪南镇水利所退休老干部江万有
仙市村根据老人描述绘制了当年关闸和渡口的场景图。

时光飞逝,沧海桑田,今年81岁的江万有也不由感慨万千。江万有也是那位把王岱官渡碑从洪厝围搬回村委会的老干部。他带着我们沿着脚下的这条路,也是贯穿整个仙市村通向古渡口的老驿道,走到不远的地方,发现了几条石条,这些石条其实是一处古河道关闸的遗存。

澄海区溪南镇仙市村党委副书记江远发介绍说:“这三块石头的厚度为45厘米。以前,莲上、莲下的水都要经过这个关闸流下去,这两个桥夹墩是专门顶住涵闸的,遇到潮涨潮落或者是水满水少的时候,放闸会比较方便。现在这些古石条都还在,这个关口在2012年建设仙市文化广场时被改造过,改造之后下面非常深,现在深度为4米。”

澄海区溪南镇仙市村党委副书记江远发

根据潮州志记载,古时澄海一县有渡口79处。澄海渡口多,源于澄海地处韩江下游三角洲,江河分布纵横,河道交汇蜿蜒,人口密集,在生产力低下的年代,建桥不易,就只能靠人工摆船过渡。在距离渡口大概二三十米的地方,有一个广福庵,还有一个七圣古庙。当地人说,广福庵建成后,才有了仙市关和七圣古庙。那时候人们要从古驿道过关,就要先拜平安,寓意平安走过去。


在仙市官渡附近,南溪北溪在此交汇,而南溪就是当地人所说的沙尾溪,是北宋时期开凿的运河。

潮汕文化爱好者邹策庶告诉记者:“仙市官渡出来后,就是东里河了,南溪北溪就在这里汇合,仙市官渡可以通过这两条水路出海或者通向内陆。当年盐官李前就是看中这里的军事、经济和交通的重要位置,才动用了大批人力开拓这条运河,这对后来樟林古港的崛起起了很大的作用。”

潮汕文化爱好者邹策庶
时光荏苒,如今,沙尾溪的堤岸已建成绿道,而古渡口、古驿道、广福庵附近也建设了文化广场,成为当地人休憩锻炼的好去处。

澄海区溪南镇仙市村党委书记陈受强表示:“近期我们在搜集、挖掘以前的历史。去年,政府投资了300多万元建设这条绿道,这条绿道的建成是我们仙市人民多年的梦想,也是溪南民生的一个亮点。现在早晚时分,周边乡镇的很多群众都来这里运动和休闲,同时也抱着喜悦的心情来感受这里美好的环境。”

澄海区溪南镇仙市村党委书记陈受强
寻常乡间,往往深藏着被尘封的历史和故事,更何况是江河汇流之处的仙市村,这一点,仙市村也意识到,并在着力搜集和挖掘,我们也期望仙市村有更多令人惊喜的发现。   
详情请留意今晚(28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李君 少鹏
实习小编/传熹                                                                           

<上一篇没有了
揭阳霖磐镇桂林乡:革命热土 英才辈出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