崎碌:这里汇集着一批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兴建的园庐老建筑 还有不少精彩的故事

汕头是“百载商埠”,但关于开埠区的具体范围,大多还是模糊不清。对此,相关的文化研究人士就认为,汕头开埠区应包括北岸的小公园片区及毗邻的崎碌核心区域和南岸的礐石。今天,我们就来聚焦崎碌片区,崎碌是一个值得探寻和研究的地方,因为这里汇集着一批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兴建的园庐老建筑,这些建筑背后,还有不少精彩的故事。
提到“崎碌”这个地名,老一辈的汕头人一定不会陌生,在红亭附近包括现在的公园路、博爱路、民生路和新兴路一带,就是崎碌的核心区域。

崎碌核心区的骑楼

潮汕文化研究者许璧锋说:“崎碌这个片区事实以前是华坞乡的田地,原在汕头市民权路以东盐埕头是原先华坞乡的一处主要晒盐的盐场,我们也称之为‘埕头’。那么盐埕头以东的这些片区事实上当年就已经进入崎碌的范围,一直延伸到今天大华路的附近。大华路再向东一般就称那个片区叫‘崎碌尾’。

红亭

和小公园片区一样,崎碌核心区一带至今仍保留着一些骑楼建筑,这些建筑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汕头繁华商业区和居民区的“标配”。
清末民国初年,随着开埠区的逐渐成熟,小公园片区商业和居住用地已经接近饱和,大批得益于开埠而发迹的巨贾富商以及社会各界精英人士,开始将眼光投到地价相对较低的崎碌片区。

彬园

许璧锋说:“小公园当时在汕头已经是寸土寸金,在清末时人口密度又大,也随着汕头开埠逐渐成熟,那边的土地价格比较高了,然后崎碌这边的土地又有待开发,所以当时那些商人察觉到商机,就来崎碌这个片区购买大量的土地。
这些眼光超前的商人中,包括彬园的建造者陈少文和桂园的建造者林桂园等人。他们在崎碌片区建设的私宅,大多为园林式洋楼建筑和单家独院的小别墅,这也使得崎碌逐渐发展成为当时新兴的片区。

坐落于公园路26号的彬园,在民国时期是汕头市商会主席陈少文的私人住宅。彬园的名称颇具意蕴,寄寓陈少文的家训——“为人要彬彬有礼,做事要孜孜不倦”。
彬园警史馆工作人员肖佳妮说:“陈少文是民国时期澄海岭亭人,他在青年时期就在汕头埠经商,先后担任过很多社会职务,曾经担任汕头的商会主席、参议会正议长,也是中山公园平民新村筹建委员会其中一位委员,更是建筑汕樟公路的发起人。他为人非常热心,从事非常多的公益事业。

彬园内的双层小楼

彬园自1954年起,一直是汕头公安机关的办公场所,由于时代变迁,早已看不出原来的建筑格局,不过,临公园路的两栋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双层小楼,就仍然保留着百年洋楼的古朴典雅,外廊的罗马柱以及室内的地砖、贝灰墙、木门装饰等构件依然保有民国建筑简洁明快、中西合璧的遗韵。
肖佳妮说:“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经过百年变迁,彬园洋楼内饰,包括地砖、木围墙等,保留得非常完整。

彬园建筑精美的装饰

现在,彬园已被作为警史馆。在彬园对面,是另一座园林式别墅,名叫桂园,它修建于1923年,出资修建者林桂园也是澄海籍商人,时任招商局汕头分公司经理等职。

桂园

桂园是崎碌片区园庐建筑形制保存比较完整的一座精美的民国时期建筑,属于中西合璧外廊式典型建筑,类似的建筑在汕头已所剩无多。它古朴雅致,以红色为主色调,与周边的园庐建筑在色调上形成鲜明的对比。整座建筑以红色砖块和粗石条结合混凝土砌成,比潮汕传统贝灰沙建筑更加坚固和耐用。历史上它多次经受住风灾的考验。
许璧锋说:“在1922年八二风灾时,汕头崎碌这个片区发生了大海啸,死伤无数,但是因为桂园这里的建筑非常坚固,所以当时桂园周围的百姓都来这里避难,得以生存。所以当时这座建筑物包括它的主人林桂园都受到周边人的爱戴。

桂园内部展厅

桂园还是一座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在上世纪二十年代风云际会的大革命时期,周恩来、蒋介石、廖仲凯等政要都曾经在这里工作居住过,国共合作时期,他们领导东征军讨伐军阀陈炯明,因此,桂园可以说也是见证国民革命军东征的一处重要历史遗迹。

镇园

这座三层的小洋楼名叫“镇园”,是崎碌核心区园庐建筑中相对比较低调的一座,它建于上世纪二十年代,设计精致,整栋房屋的形制都得到较好的保存,有较大的研究和观赏价值。
许璧锋说:“镇园处在外马路和博爱路的交界,是原中国工程院院士、也当过石油工业部副部长的侯祥麟的故居。后来侯祥麟院士因为对汕头的热爱,把这幢建筑物捐赠给汕头政府,供抽纱公司使用,一直作为抽纱商场。
在崎碌核心区,这些以“园”命名的中西合璧风格的百年老建筑,一般都面朝大街,气派雅致。而在博爱街区的寻常巷陌中,还隐藏着不少以“庐”命名的小洋楼,这些小洋楼相对比较低调,它们散发出来的市井气息,是汕头老埠的另一种韵味。

走进博爱路和新兴路中间的博爱街区,触目所及的,是一面面斑驳的老墙和一幢幢中西合璧的老房子,它们残留着岁月的痕迹,昭示着时间的力量。这些小洋楼大多数有着雅致的门框、罗马柱、墙面雕花、窗花、木质百叶窗等西方建筑元素。而一些较为明显的潮式传统建筑元素,则作为点缀。

尧庐

新兴路附近圃余里的这幢小洋楼名叫“尧庐”,相传建造者是一位从事抽纱生意的老板。
许璧锋说:“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汕头的抽纱业大发展,在全盛时期,这个片区有一百多间抽纱洋行,抽纱老板都纷纷在博爱路周边修建了非常多的洋房。
当年汕头抽纱出口到欧洲,抽纱老板与西方人交往密切,受西方文化影响,他们也偏爱西式建筑和装饰元素,因而西式的窗花、回廊斗拱、木质百叶窗等在这些老建筑上随处可见。

南庐

走进振祥里这座单门独院的老别墅,眼前是一个幽静的庭院。居住在这幢洋楼里面的是汕头油画院副院长张惠德,他告诉记者,这座洋楼名叫“南庐”,是一座法国式建筑。建造者是一位越南华侨,当年连设计图纸都是从越南带过来的。
汕头油画院副院长张惠德说:“这幢楼就是当时一位姓孔的安南(越南)华侨来建的,他是带着法国图纸来施工的。这楼俗话叫做‘食风厝’,楼上楼下五个门,连安放床都没办法。楼上五个门 楼下也是五个门,不用开空调,风吹就很凉。
南庐采用的建筑材料和设计理念在当时都是相当先进的,比如门窗安装的彩色玻璃,色彩斑斓,如梦似幻。大厅地面的彩色水磨石,工艺精致,质感细腻,至今仍光艳如新。

南庐的彩色玻璃

南庐地板采用彩色水磨工艺

南庐的建造者在生活设施方面也考虑得相当周全,庭院内挖有水井,天台上有蓄水池,甚至还有一间冲洗胶卷的暗房。
张惠德的妻子说:“以前原业主自己冲洗相片,这里就是暗房,洗黑白相的。他们是华侨,在国外也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才拥有相机拍出很多相片并自己冲洗。

南庐中供冲洗相片之用的暗房

1973年,张惠德一家开始搬进南庐居住。而从最初的房主到陈惠德,南庐几易其主的背后,又有怎么的曲折故事呢?这还要从张惠德已故的义父张济川谈起。张济川是旅居东南亚的华侨诗人,生前以诗咏志,赞美祖国和桑梓,创作大量的古体诗词并有《神州客》诗词集存世。

张惠德说:“张济川是全球汉诗总会的会长。他出国先是去马来西亚,后来到新加坡,到新加坡教诗词。我爸跟他是结拜兄弟,比亲兄弟还好。他比较喜欢我,是因为我也会写诗词,他对我非常好。

张惠德向记者等人介绍张济川的诗词集《神州客》

张惠德的父亲和张济川感情深笃、患难与共。汕头沦陷时期,张惠德的父亲曾经帮助张济川一家度过难关。
张惠德说:“张济川一家人在国内是无田无地的。 抗日战争、汕头沦陷时期,他有一个哥哥在庵埠还饿死了。我爸爸当时在汕头帮人经营小公司,张济川是书呆子,什么事都不会做。我爸爸在三年侨汇不通的情况下,确保张济川和我的义祖母不会饿死。结果我义祖母就跟她的子孙包括海外的人说,以后要将我爸爸当成自己人看待,不能看成外人。
这幢洋楼就是张济川的母亲郭湘雪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向上一位业主购买的,后来,张济川一家人陆续出国,于是无条件将其委托张惠德长期管理。
除了“南庐”之外,博爱里4号这处幽静的庭院也是一幢有故事的老建筑。
爱华社区党支部书记、主任林惠德说:“博爱里4号是爱华社区的老建筑保存比较好的建筑物,它建于解放前,中西结合,通风透气,非常漂亮,非常舒适。有楼房,也有花园,花园中还有井。据说上世纪五十年代,这里还是新华社驻汕记者站的驻地,也有一定的历史意义,希望有关部门将这些老的建筑完整保护传承下来。

 

博爱里4号小洋楼

近年来,随着开埠区保育修复工作的推进,崎碌核心区的桂园、彬园等中西合璧的老建筑也得以重焕华彩。而身处居民区深处的“尧庐”“南庐”等则显得低调内敛、格外安静。这些以“庐”命名的老建筑背后,有关友情、诚信、感恩的故事,虽经时光沉淀,仍鲜活感人,并丰富着老建筑的内涵和韵味。在崎碌核心区,尚存的园庐老建筑所积淀的历史文化价值显然还待进一步发掘,因为这正是我们这座城市的文脉。
详情请留意今晚(19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林在鹏 陈少鹏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一批老明信片钩沉出百年老街外马路的前世今生 也折射出汕头埠的演变历程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