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潮州,有一条名字甚为怪异的巷道——“家伙巷”,它有着与众不同的故事……

在潮州古城十大名巷中,有一条名字甚为怪异的巷道,叫做“家伙巷”,它全长近300米,宽不足4米,联结牌坊街与下西平路。而在潮州民间,还有一句俗语这样说:“不知死,惹着家伙巷李。”那么,这条街背后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故事呢?
 
陈贤武是韩山师范学院图书馆主任,也是潮汕文化研究学者,他向记者讲述了“家伙巷”名字的由来。“家伙”,在潮州话中,有“武装器械”的意思,相传此巷曾作为道衙武器存放处。
 
陈贤武介绍说:“在宋元时候的古城图中,家伙巷是属于教场的范围,它早期是属教场的军火库。这条巷随着宋代中后期人口的增加,慢慢迁徒到城南,城外去,这里变成一个民居。”
 
“家伙巷”因兵械仓库而得名,但真正让其出名的是明清时期在这里安居的李氏家族。当时,李氏家族绵延六代人,屡有族人得中科举,相当显赫,仅在明代,就出现“兄弟进士”李思悦李思寅,由于兄弟官居要职,于是潮州城就流传着这句俗话:“唔北(不识)死,去惹家伙巷李”
 
陈贤武告诉记者:“到明代中期的时候,潮安龙湖鹳巢李氏通过科举考试,成为官员,入城定居。鹳巢李氏从成化二十二年(即1486年)的举人李大纲起,到顺治十四年(即1687年)的举人李明造,绵延六代人出了四位进士、十一位举人和十八位贡生,所以有一句话叫‘四进十一举十八贡’。当年的家伙巷在潮州一带是显赫的。”
 
除了这句俗语,还有一种说法是潮州牌坊街那座“台省褒封·科甲济美”的牌坊,也是为纪念其李氏先祖而建,足见家伙巷李氏家族盛极一时。数百年来,家伙巷一直是李姓人家聚居地,据说这个家族相当团结,一旦遇到困难便抱团化解。不过,到了清代,这个家族就开始逐渐败落了
 
清代中后期,家伙巷李家开始败落,他们的住宅也向外出售,后来有些比较显赫的家族入住。就目前来看,只有三任商会会长的住宅(老宅)基本保存完好,一位是张希周,一位是李雨霖。陈贤武说。
 
如今,漫步在“家伙巷”中,仍依稀可见旧日时光。这些历经岁月侵蚀的老屋,虽多有损毁,但部分墙壁上仍保留着精致的浮雕,许多彩色玻璃门窗也得以保留下来。其中,一些老宅历经数百年,依然代代相传,比如,民国时期潮安商会主席张希周的后人张铭勋一家老小,至今依然常居在此
 
张希周的后人张铭勋说:“厝契显示这座老宅是同治年间所建,前后总共转售六次,期间房子有修缮。”

如今,这条老街背后的人文历史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90后的黄森迪是一名潮汕历史文化研究爱好者。几年前,他看到家伙巷不少民宅破落不堪,十分惋惜,于是就说服家人,邀请专业团队,把两间民宅改成茶社与民宿,吸引了不少前来寻根的华侨。
 
黄森迪说:“这栋民宿的主人是1919年潮安商会会长李雨霖先生。它建于清末民国初。这栋房子建了三年,里面的金漆木雕非常精细,有潮汕文化的底蕴。许多华侨回来后想找一间老厝住,就是想把童年的记忆再次唤醒。”
 
漫步在二百多米长的家伙巷中,恍惚间,似乎看到李家人点灯提笔、好学奋进的身影;看到当年三代商会会长来去匆匆的步伐。时光流转,令人感叹!而这么短的一条小巷,竟然藏着这么深厚的人文宝藏,确实值得好好挖掘与传扬。

详情请留意今晚(28日)《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
实习小编/张传熹

<上一篇没有了
万万想不到,在品种繁多的潮汕饼食中,用料最多最复杂的竟然是它——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