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日本拍卖会上发现了一批潮汕工匠上世纪制作的锡器,那段潮汕打锡史再次引发关注

陈晓航是我市一位茶文化的爱好者,平时他经常前往日本与当地的茶道传承人学习交流。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从日本拍卖会上发现了一批上世纪由潮汕工匠制作的精品锡器。那么,这些锡器为何会流传到日本?这背后又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历史呢?这一天,我们跟随汕头大学教授陈志民来到陈晓航的工作室,陈晓航向我们介绍了收藏这些锡器的经历。
茶文化爱好者陈晓航说,他经常去日本,有去看一些拍卖的东西,无意之间发现在一些日本的拍卖行有出现过锡器,这些锡器与茶具是有关系的,这些锡器都是潮阳的落款。这件锡器是他第一件拍卖回来的锡托,这个锡托周边是用锡包,中间是用粉彩的瓷板,后面的落款是写了潮阳颜和顺、真不二价、正双料点铜(锡)。

从日本带回这第一件潮汕锡器开始,陈晓航往后每次到日本,都特别留意有没有同类藏品。功夫不负有心,他又发现了一件又一件潮汕锡器,目前他从日本带回的潮汕锡器已有14件,分别有锡托、茶叶罐、壶盛等不同品种,而在这些潮汕锡器中,这套茶叶罐的做工尤为精良。

汕头大学教授陈志民认为,陈晓航从日本拍卖回来的这批锡器非常精美,完整度非常高,不仅器型高雅,而且艺术性也很高。锡器经过长期养护后会形成一种沉稳的包浆,这种包浆往往就是崇尚茶道器的人中非常珍惜的。特别是颜氏的茶米罐,无论器型的造型优美程度,保存的完整度,包括所谓的包浆,特别是里面的刻工、山水诗词、字体都非常有功力,非常难得,是我们潮汕锡器的代表作。
清末民国年间,潮汕地区出现了诸多锡匠和锡器作坊,其中有三个地方的锡匠家族后来逐步发展成为著名的潮汕制锡家族,分别为潮阳棉城的颜氏家族,人称“拍锡颜”。第二家是大埔的杨氏制锡艺人,还有一家是来自潮阳峡山的萧氏家族。他们做出的锡器主要有三类:分别是祭祀器具、嫁妆及出口工艺品。
陈晓航收藏的这些锡器,基本都是由颜氏家族制作。令人感到好奇的是,潮汕工匠上世纪制作的锡器又为何会出现在日本拍卖会上呢?
陈志民认为,汕头的锡器是非常出名,工艺也非常好,汕头在清代到民国初,一直到现代都有打锡的传统,在打锡的工匠中,最著名的就是潮阳颜氏一族。日本为何有这么多潮汕的古锡器,是因为日本与我们潮汕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非常崇尚茶艺,潮汕这边的锡器、茶道器就自然会流传到日本,这不足为奇,应该是当时日本人崇尚我们的锡器,所以购入了不少潮汕的锡的茶道器。
据了解,潮汕地区锡、铅矿藏丰富,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潮汕人已经开采并利用了锡矿、铅矿。1860年开埠后,潮汕地区常年通过香港从马六甲等地输入的锡锭,成为了本地锡器业、锡薄业的主要原料来源。在清代后期,潮汕锡器作为中国的名优产品,开始出口到东南亚等地区。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陈胜生说:“根据潮海关的史料记载,从1870年以后就陆续将有关锡器的出入口数量汇编成资料,数据显示每一年都大幅度增值,成为我们潮汕出口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当时本地锡的数量也不够,也需要进口,进口就是从马来西亚通过游轮进口过来,这个数量也是逐年递增,所以就证明我们潮汕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从开埠到上世纪三十年代这段时间,锡制品出口的数量是非常大的。
潮汕老锡器造型挺秀,加工精致,纹饰优美,用锡制作的各种器皿和艺术饰品不仅能够逼真地体现每一个细节的创意,还具备茶具、酒具等实用功能。值得一提的是,当今全球规模最大的锡器制造商、世界锡器制作工艺最高水准的马来西亚“皇家雪兰莪”公司正是由原大埔制锡家族、杨氏后人杨堃赴该国后所创办,这也是潮汕锡器走向世界成功的例子之一。
详情请留意《民生档案》相关报道

版权声明:版权为汕头市广播电视台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授权请联系:stgltbj@126.com
供稿/民生档案 记者/王欣莉
橄榄小编/立庵
<上一篇没有了
神秘古道!神秘符号!潮州文祠婆姐岭古道石阶图案至今无人破解!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