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正如意,橄榄粒来试!潮汕人为啥那么喜欢橄榄……


“新正如意,橄榄粒来试”!这是潮汕过年寻亲访友拜年最常听到的吉利话语之一。橄榄,别名谏果,宋赵蕃《倪秀才惠橄榄》诗之二:“直道堪嗟故不容,更持谏果欲谁从?”元代王祯《农书》卷九:“橄榄生岭南及闽、广州郡……其味苦酸而涩,食久味方回甘,故昔人名为谏果”。橄榄属乔木植物,潮汕各地多有种植,资源极其丰富,且不乏佳品。
 
 
 
橄榄是著名的亚热带特产果树,栽培历史悠久,在《齐民要术》中就有关于橄榄的记载。汉代《三辅黄图》一书中写道汉武帝元鼎六年……起扶荔宫,从植所得奇草异木,龙眼、荔枝、槟榔、橄榄、千岁、桔皆百余本。由此说明,中国栽培橄榄在汉朝就很普遍,至今最少2000多年的历史,在古代是一种名贵的果品。
 
据《齐东野语》记载,橄榄又名“谏果”、“忠果”、“青果”。因为初食橄榄时有涩口之感,但放在嘴里久了,就会感到有清甜的回味,就好像“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一样。
 
左思《吴都赋》中有:“龙眼橄榄,棎榴御霜”,《文选》注曰:“橄榄,生山中,实如鸡子,正青,甘美,味成时食之益善。始兴以南皆有之,南海常献之”。橄榄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食物,更赋予了它交际的内涵,成为友人间馈赠礼物的新选择。黄庭坚《谢王子予送橄榄》:“方怀味谏轩中果,忽见金盘橄榄来。想共余甘有瓜葛,苦中真味晚方回。”中国是礼仪之邦,收到礼物做出答谢是基本礼仪要求,中国的文人们热衷的做法是写诗文回赠,这首诗即是黄庭坚在收到友人所赠橄榄时所作的答谢诗。诗人将赠物情景描绘的十分细致,橄榄是金盘所盛,青黄相称,十分雅致,黄庭坚对橄榄这种入口初苦,甘味恒久的水果十分喜爱。
 
袁说友《橄榄来自嘉州》云:“筠笼相逐到天涯,喜见森森色正佳。尚想红盐落青子,未夸黄蜜挂苍崖。眼中乡味催归梦,足下跫音慰远怀。稍待酒残回齿颊,余甘犹足助谈谐。”对于友人从嘉州送来的橄榄,袁说友十分喜爱,“喜见森森色正佳”,一个“喜”字毫不吝啬地表达出了内心的欣喜,而诗中化用了苏轼《橄榄》中的诗句,“纷纷青子落红盐,正味森森苦且严。待得微甘回齿颊,已输崖蜜十分甜”。共同描述了橄榄的另一种食用方法,即盐藏,用红盐腌制,可以极大改善橄榄的苦涩口感。橄榄虽小,却以其神奇魅力俘获了无数文人的芳心,宋代不少文人选择将橄榄作为礼物馈赠友人,看中的不仅仅是其食用价值,更重要的是橄榄所独特的文化内涵。
 
橄榄初食味酸、涩、苦,王之望《食橄榄有感》中云:“余初食橄榄,眉蹙口欲吐”,而回味却甘,是少有能集两种截然不同味道于一体的食物,如同茶,因此橄榄与茶成为绝配。陆游是一位极喜爱橄榄茶的诗人,在《午坐戏咏》中言:“贮药葫芦二寸黄,煎茶橄榄一瓯香。午窗坐稳摩痴腹,始觉龟堂白日长”;《夏初湖村杂题》其三中又云:“寒泉自换菖蒲水,活火闲煎橄榄茶。自是闲人足闲趣,本无心学野僧家”,将橄榄与茶同煎,成为文人午后享受惬意时光的最佳方式。
 
橄榄不仅与茶相配,与酒也是最佳搭档。橄榄因其具有独特的解酒效果而成为人们的宠儿,无论失意还是显达,无不喜欢畅饮来表达情绪,在酒觞旁置一盘橄榄果,边饮边食,其独特的味道。陈与义《邓州西轩书事十首》其四云:“莫嫌啖蔗佳境远,橄榄甜苦亦相并。都将壮节供辛苦,准拟残年看太平”。“啖蔗”先苦后甜,橄榄“甜苦并存,人生就是如同这两种食物,不会一直甜,亦不永远苦,这是啖蔗与橄榄给予人的信念。橄榄的苦,不浓烈,消去也快,其苦更主要是为了衬托回味之甘,虽其不如荔枝那般甘之如饴,但这种甜稍瞬即逝,而橄榄回味悠远,诚如黄庭坚在《次韵子由绩溪病起被召寄王定国》中所言:”端如尝橄榄,苦过味方永“,先苦后甜是中国人接受并喜爱的人生模式,橄榄因其这种独特的味道,成为诗人们自我慰藉、获取人生希望的寄托之物,这种寄托更包含积极向上的内蕴于其中,这也是橄榄这一意象的与众不同之处。
 
王禹偁《橄榄》诗云:“江东多果实,橄榄称珍奇。北人将就酒,食之先颦眉。皮核苦且涩,历口复弃遗。良久有回味,始觉甘如饴。我今何所喻,喻彼忠臣词。直道逆君耳,斥逐投天涯。世乱思其言,噬脐焉能追。寄语采诗者,无轻橄榄诗。”诗歌先摹写北人食橄榄的感觉,从苦涩到甘饴,以橄榄写忠言,诗人写橄榄,实为表达内心贬谪之苦闷,自己如同橄榄一般,因不顺君心,投掷天涯,自己拳拳之心为何君主不能体会,“寄语采诗者,无轻橄榄诗”,是为自己的呐喊,希望世人不要轻视这首诗,更不要轻视如同橄榄一般的忠臣。王禹偁的这首诗也成为橄榄得名“忠果”的最早见证。又如赵蕃《简俞尉》:“世人往往嗜甘言,正味多嫌橄榄严。寄我要须并海物,花猪顿顿饭难厌。”这首诗同样也将橄榄比作忠言之果,世人都喜欢甘言,虽其顺耳,却真正有益的又有几句,而如橄榄般的忠言,世人却不乐于接受,何其悲哉?后世提及橄榄,大都将其与忠臣、忠言相联系。橄榄,在古人笔下获得极大好评,足见古人对其喜爱之深。
 
橄榄,足够称得上珍奇的评价。但在潮汕,却将食橄榄说成“食槟榔”,为什么呢?
 
潮汕的时年八节,保留很多古中原的传统习惯,其中就有“槟榔大吉”作为节庆及民俗礼仪中不可或缺和不可代替的吉祥物。潮人拜年,主人家总备有果盘,盛放槟榔和潮汕柑作为礼品。客人一到,除相互说些“新年如意”、“诸事顺利”等吉祥语外,主人还会捧出果盘,口称:“请槟榔大桔”,取其谐音,便为“宾临大吉”。乾隆《潮州府志》曰:“柑蔗蕉子,童叟俱嗜,荖叶槟榔,无时释口,亲朋来往,不具酒茗,勿以为嫌,不设槟榔,便称简慢。”又清光绪《揭阳县续志·物产》载:“扶留,藤本,缘木而生,叶与须皆可食。嘉庆《澄海县志》云:“嗜食味,锡瓶、瓷碗,精洁整齐,尤重槟榔,以为礼果。”《易物志》:古贲灰,牡蛎灰也。与扶留槟榔三物合食而后善。俗曰:槟榔、扶留,可以忘忧”。可知清时潮人食槟榔是很普遍的。直到清末,此风仍存。张对墀《潮州竹枝词》云:“蜑船无数大江中,蜑妇如花倩倚风。多嚼槟榔当户立,一笑一迎玉齿红。”诗里描写潮州韩江六篷船妓女边嚼槟榔边倚门卖笑迎客的情景。
 
民国以后,潮汕食槟榔之俗逐渐转衰,因潮汕盛产橄榄,橄榄与槟榔无论形状,还是味感都十分相似,潮人便用橄榄代替槟榔。由于风俗的转变具有滞后性,潮汕人对橄榄也别称为槟榔,把吃橄榄说成“食槟榔”。今每逢春节,潮汕人家里茶几上果盘盛放红绿相间的大桔、橄榄,客人一到,老辈人手捧果盘,口里仍称“请槟榔大桔”。随着时代的发展,对传统礼俗赋予了很多新的内容,作为潮汕礼果的槟榔(橄榄),以其深厚的历史积淀与文化内涵也将随着时代的进展而并存。
 
享有“天堂之果”之称的橄榄,不仅好吃,加工产品多,而且可以入药。在我国的种植是非常普遍的。北方称其为“青果”,南国名之“橄榄”,性平,味甘、酸。清热,利咽,生津,解毒。用于咽喉肿痛、咳嗽、烦渴、鱼蟹中毒等。
 
潮汕人从南越人身上传承过来的橄榄文化,首先表现在对橄榄果的嗜好上。嚼橄榄犹如喝功夫茶,个中滋味非此道中人是很难理解的。地方志书在记载橄榄时最重视的就是品质,比如嘉庆《澄海县志》说橄榄:“实尖而小者为美,圆而大者稍逊之。”光绪《海阳县志》则说:“其种有青有黄。青者味涩,唯黄而尖有三棱者佳。”这里提到的三棱橄榄,原产地在潮阳金玉的芦塘乡。2005年有一株树龄五百年的橄榄树王,挂果158公斤,拍卖得到52.7万元,创下了惊人的交易记录。
 
据清乾隆《潮州府志》载:潮人“萎叶槟榔,无时释口,亲朋往来,不具酒茗,勿以为嫌,不设槟榔,便称简慢。”又清光绪《揭阳县续志·物产》载:“扶留,藤本,缘木而生,叶与须皆可食。《易物志》:古贲灰,牡蛎灰也。与扶留槟榔三物合食而后善。俗曰:槟榔、扶留,可以忘忧”。随着时序的变迁,潮汕现以鲜见槟榔的种植,然古风犹存,代之与槟榔果实相似的橄榄,但仍以“槟榔”称之。
 
  

来源/老饕潮食文化与饮食杂思
老饕授权橄榄台发表 非授权请勿转载
橄榄小编/梅尼
<上一篇没有了
“潮汕过年意头菜”之八 酥香“元宝”下一篇>

深圳台昆明台南京台苏州台南通台宁波台台州台大连台济南台青岛台珠海台南宁台绍兴台襄阳台

烟台台武汉台安阳台太原台阳泉台河源台兰州台柳州台西宁台郑州台西安台石家庄台吉林台

荆州台贵阳台南昌台特色:新疆频道时尚频道上海频道烟台频道黑龙江频道湖北频道市县频道滨海频道